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敬民的博客

音乐/ 绘画/ 是我一生的追求与享受

 
 
 

日志

 
 

【原创】《难忘插队第一天》征文  

2015-06-19 12:03:47|  分类: 知青生活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难忘的插队第一天》征文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海东方知青文化发展基金会 ,上海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几个月前搞了一个向社会征集《下乡第一天》知青专题征文活动。征集词里说到:无论你今天的生活状况怎么样,无论是身居高位还是平头百姓,无论是尚在工作岗位上还是已退休在家,无论在乡村里待的时间长还是短,每一个人都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家,离开都市,告别亲人那一天的情形的。“下乡第一天”的很多动人的场面和细节,来到陌生农村那一天的情形,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
      这一段岁月,并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淡出我们的记忆。相反,随着年事渐高,青春年代的往事,反而愈加浮现在我们心头,闪现在我们梦际,显得愈加清晰,甚至历历在目。受征集宣传活动的影响,我深受触动,一幅幅画面不断在脑海里涌现,禁不住提笔写了离家插队第一天的回忆文章,无论写的好与坏都是那天的真实写照,现将这段回忆放在博客里,与有共同经历的同学,朋友分享……。

                 那些年、那些事 …《难忘插队第一天》               

    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收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文革中的一九六八年,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神州大地掀起,学校和街道的高分贝喇叭整天都在滚动播放毛主席的这段最高指示,校园公告栏里的决心书,光荣榜,每天都在不断更新,“四个面向”进行的如火如荼。

在“唯成分论”的那个年代里,谁去戍边农垦,谁去农村插队,谁能继续升学,分配工作,都是有明确政治指向的。凡是出身“红五类”家庭的子女,因为 “根红苗正”,不必经过艰苦的劳动锻炼来“改造世界观”,可直接留校升学直至以后分配到企,事业单位。而出身于“黑五类”家庭的子女,则必须进行艰苦的世界观改造,因而毕业后唯一去向就是到边疆去,到农村去。由于我父亲有四七年至四九年南京解放前,在下关首都电厂当警卫的历史(国军),属于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报名去农村插队是我那时唯一的选择。

从报名,红榜发布,到拿到通知书,前后就三天。 “审批程序”快的可谓神速,距下乡插队的日子总共不到十天。接下来的几天里,母亲为我置办了简单必备的生活用品。十一月二三十日,(农历十月初四)这一天,我和二中几百个“榜上有名”的学生一样,告别母校,告别家人,全部行装就一床打成背包的被褥,一个自制木箱,一个线网兜(装着热水瓶,脸盆等杂物)和一把心爱的小提琴,离开六朝古都南京,奔赴苏北农村插队。当时南京长江大桥尚未通车,我乘清晨五点半首班车到下关中山码头,再坐轮渡到浦口。此时已是八点多钟,班主任王清兰老师把我们这些学生孩子一直送到江北。打那天起,我们的被贴上了具有时代意义的身份标签:知青。满载着知青的车队出发时,她站在送别人群的最前面,频频向我们挥手告别,湿润的眼里闪着不舍的泪花,那年我刚满十八岁。

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十几辆贴满标语的汽车,满载着年轻人的革命理想,一路颠簸着驶向目的地。四小时后车队途径洪泽湖大堤时,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偌大的洪泽湖,看到什么叫水天一色,远处十几条扬帆的渔船就像在天上航行一般,特别壮观。过了洪泽湖车队向东行驶一小时后,终于到达目地 — 洪泽县黄集公社的驻地。老远就看到公社大门的两边插满了彩旗,鼓乐队敲着锣,打着鼓……,公社领导和社员夹道欢迎插队落户的四百多名南京知青。 

这批由南师附中,二中,十一中组成的知青队伍,使原本就不大的公社院子顿时被几百人和随身行装挤得水泄不通。“知青办”一位干事挨个发给每个知青小组具体去向的一张油印表格,并告诉大家呆在原地不要动,等待各自生产队来人“收容”我们。此时男女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笑着,有的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这陌生的环境,也有性格内向的学生则坐在行李上,一言不语,若有所思……

随着知青们一拨一拨被各自所接收的生产队带走,公社院子也渐渐敞亮起来。我们不时地看着手里的落户地址:涧南大队,十四生产队,焦急地期盼着,等待着。嘈杂声中恍惚听到有人用苏北口音呼叫着:“陶树仁,陆震伟,王敬民……”,我们一边应着,一边向发出呼唤的方向走去。原来是十四队的会计张怀功带着三个壮实的农民,夹着扁担和绳索接我们来了。作了介绍后,三个农民汉子帮我们挑着行李,向生产队出发。这些农民肩挑七八十斤的行装,居然走的比我们还快,觉得不可思议,张会计笑着说:“这算什么嗬,他们干农活时个个都能挑二百多斤哩!”问及生产队有多远时他又说:“不远,就二三里!”以我们对距离的估算差不多要到了,再一问还是那句话:“快了快了,还有二三里。”后来得知从公社到队里足足有四公里多的路程。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和插队的同学聊起“二三里”此事,总忍不住要“笑话”当年的那些农民不识数……现在想想其实未然,很可能是他们由于经常挑担走远路,因而练就了一付好脚板,把五公里以下习惯性统称为二三里路,以示不足为奇罢了!就这样走了几个“二三里”后,终于到了队里,从未没走过远路的我们早已累到不行。

涧南十四队(也叫徐王庄)是个只有一百三十几人,近三十户人家的小村落,一条泥路东西贯穿,宽度仅够一辆板车通过,两边长着碗口粗的柳树。紧靠路边是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河沟,齐腰深的沟水便是农民们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饮用,洗涮全部在这里。村民的房屋零散错落的在泥路的南北两侧,一眼望去清一色的土坯茅草房,有的已经很破旧,侧面裂开的土坯墙用几根木桩支撑着。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土坯茅草房被屋前屋后的树丛簇拥着,方才遮丑三分。

说到徐王庄的历史,听队里一个叫做“太二爷”的老人和我们说:徐王庄从民国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就是以这样的状态繁衍生息着,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公社化以前似乎还稍好一点,公社化以后,由于土地贫瘠,生产工具落后,加之多干不多得,少干不少拿,生产积极性受到挫伤,最终导致人均三亩多地,产出却养活不了一个人的局面,这种状况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实施土地承包责任制后才得以彻底改善。

听说队里来了城里学生的消息后,很快就被男女老少几十口人团团围住,这些从没见过大城市学生的人,对我们的突然到来显得十分好奇。十一月的苏北已经很冷,人群中一个仍穿着破旧单衣单裤大男孩指着我和陆震伟身边的两个盒子,问里面装的是啥玩意?我们告诉他是小提琴。应男孩的请求,我和小陆各自拉了一段曲子,大男孩说:“这四胡子拉的还就好听哩……”在农村,男孩见到最多的就是二胡,当地俗称“二胡子”,因二胡只有两根弦。看到小提琴有四根弦,竟被他们叫成了“四胡子”,西洋乐器第一次在农村有了新的称呼。

天色渐晚,在队长的吆喝下,人群逐渐散去,各家的烟囱陆续冒出了炊烟。为了欢迎知青的到来,队里准备了“晚宴”招待我们。大队书记率大队长、民兵营长、贫协主任也赶来为我们“接风”。十来个人围做在四方桌子旁,土墙壁的搁板上点着一盏煤油灯。就着微弱的光亮,我望着周围一张张模糊,陌生的面孔,老书记侃侃而谈:希望我们这些毛主席派来的学生,能在农村好好接受他们的再教育……,怀揣“扎根农村”革命理想的我们频频点头称是。老书记还热情地递给我们每人一支烟,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烟卷,也从此与香烟结下不解之缘。端上来的菜是用脸盘装的,一盆白菜豆腐,一盆炒鸡蛋,一盆煮花生,一盆萝卜烧猪肉,在那个年代算是高规格的接待方式了。

习惯了城市电灯而不适应煤油灯的我,几乎看不见盆子里的菜,只能夹到什么就吃什么了。屋子里烟缭雾绕,那些干部们一边抽着用烟末卷成的纸烟,一边喝着当地生产的劣质烧酒,用苏北方言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题。酒足饭饱之后,他们一个个拖着似醉非醉的身子离去,屋外很黑,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远处几只手电筒那微弱的光亮在茫茫黑夜中晃悠。

下乡第一天,晚上住宿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当时国家的知青安置费还未拨下来,加之我们的突然到来,队里只好找一户相对富裕农户,将他家放杂物的房子腾出给我们住。没有床,只在地上铺了一些稻草秸,作为我们的憩息之地。在吹灭煤油灯的一刹那,屋里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另人窒息,黑的另人恐怖!今天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那个年代的黑夜了。尽管我很累,却睡不着,被眼前的黑暗吓着了,眼睛闭着与睁着一个样。屋子外面除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外,死一般的寂静。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一切,像电影胶片一样在我脑海一帧一帧闪过;学校、家人、送别的人群、班主任湿润的泪花、公社大院里说笑的知青、还有夹道欢迎我们的农民……。日后我们将面临一个怎样的生活与劳作?一切都是未知的,迷茫的,带着一个个的不解和困惑,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我又梦见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梦见班主任带着我们去中山陵春游,那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王敬民

                                            二零一五年初夏于广东中山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