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敬民的博客

音乐/ 绘画/ 是我一生的追求与享受

 
 
 

日志

 
 

“喜闻”一唐老友入群有感  

2015-02-08 22:55:18|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一唐二三事 》
“喜闻”一唐老友入群有感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昨天一打开电脑,进入博客便惊喜地发现,一唐君也入了“二中老三届博客群”。就像他之前所说:“我们俩都是相互寻找了多年的好友之一,没想到居然在博客群里偶遇”,继而了却了多年的思念与寻觅。

        我和一唐君的相识最早要追溯到学生时代。记得那是初一下半学期(65年)的某一天自习课后,在老教学楼(一号楼)二楼走廊尽头见到一个靓仔在拉手风琴,随着琴声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六班的李一唐,认识一唐君是从他的外号“小狗熊”开始的,当时只觉得这个称呼好特别,便关注了他。那时的学生有互相给别人起外号的陋习,班上大多数学生都有外号且品种繁多,风格各异。好奇时一个人还傻乎乎地琢磨,为什么叫他“小狗熊”呢?其实也不用问为什么,所谓外号都是瞎起瞎叫,不问出处。一唐君中等身材,稚嫩的面孔白皙秀气,说话轻声细语,稍带腼腆,举手投足无不传递着书香门第的气息。加之一琴在手,更彰显一股艺术气质。虽说是初学阶段,技艺也一般,但我还是被那独特优美的手风琴声吸引过去。那时我也特别酷爱音乐,班上音乐课我从来都是最先到音乐教室里守候。与他相比之,却没有他那么幸运,除学习文化知识之外还获得艺术熏陶,况且音乐老师王清兰还是我的班主任呢。为此事竟让年少的我羡慕,纠结了许久许久……。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缘由,在那个教育资源匮乏,各项条件有限的年代,艺术教育这座“近水楼台”落在“高知”家庭子女的头上也就不奇怪了,他令堂是南京某院校教授,而我则是普通人家的小把戏(南京方言—小孩)。即便如此,却不影响我们之间对音乐的热爱与追求,我们因此而结交,成为好朋友。

68年离开二中到农村插队时我和一唐君又同在一个公社,我在涧南,和陶树仁,陆震伟一家。他在杨湖,两个大队仅一砂礓路之隔,不足六华里,每逢赶集都能会面。时不时地也相互串串,和他同在杨湖插队的知青随便都能叫上几个,除李一唐,李亦锐两兄弟外,我还认识王顺强,卞之和,芮家泗,陈学文,印象最深的就是仲肇舒了。已经插队很长一段时间的我们还在四处游荡,"不思改造"时他已和贫下中农融为一体,打成一片了。队里人都说他特别能吃苦,为人也本分厚道,农活样样拿得起,很快就成为周边插队知青中的标杆。

  四年的知青岁月,印象里一直都是在夏天特别炎热(有一年酷暑难耐,热得全村大人小孩都泡在河沟里避暑)冬天又特别寒冷(冷到整天缩在床上不敢下来)中熬过来的。直到72年县里为了振兴基础工业,岁末在全县范围内开始第一批较大规模招工,招工单位有当时的水泥厂,化肥厂,农机厂,农具厂,造纸厂,建筑站,水泥制品厂和我后来所在的曙光机械厂。据说就连酱醋厂都分配了知青等等,可谓百废待兴。我和一唐君及其他几十个黄集插队知青成为千百插队知青中的幸运儿,进城当了工人。由农转了非,吃上国库粮。这在当时已是一个不小的人生转折,引来很多没能遭此好运留守知青们羡慕的同时又为他(她)们自己的前程感到惆怅与渺茫……。但好景不长,仅维持了三年。随着七五年知青开始逐年分批返城就业,刚才还在说别人的人,现在轮到自己也为前程感到“惆怅”了……。每每看到即将由“四等”公民变成“二等”公民的返城知青大军打着背包行李,兴高采烈地乘坐着一辆接一辆返城车队招摇过市,行进在县城大街时的壮观场面,当年的幸运儿又立马转为失落者,心里拔凉拔凉的……。为此也曾集体造访过县上山下乡办,每天都有各路人马聚集县衙(要求政府放我们回城),面对我们众多的请愿者,县革委会的领导也毫不示弱(青蛙要命蛇要饱)并给出坚定,明确的答复:“说我们这批人已经参加了当地的社会主义建设,已经分配了工作,吃上商品粮了,故不符合知青返城政策”!经多次交涉无果,无奈之下只能“偃旗息鼓”。落下“先笑不算笑,笑到最后才算笑”的话柄,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了“三等”公民。一切又回到喧嚣过后的平静生活中……。

  招工进厂后,一唐君被分到水泥制品厂当了一名水泥构件工,我也进了一家机械厂做了一名车工,开始了学徒生涯。这年我刚满22岁。

  我所在的这个厂,原本是南京鼓楼区一五金厂(区属小集体),(69年)连人带设备一起下放迁来洪泽的,工厂虽小,却给当时县城薄弱的工业基础注入了生机,同时也带来了都市的文化氛围,使原本笼罩着灰色的县城人文景观抹上了几笔靓丽的色彩。工厂里各种技术人员聚集,文艺人才也很多(曾称霸县城文艺舞台多年)直到79年落实政策原厂下放工人全部返城才陡然衰落。工厂及工人居住的地方(原黑大桥下老食品公司大仓库)被当地人戏称为南京人“侨民区”。这个厂经新老工人几年的艰苦奋斗而不断发展壮大,由最初的机械厂转型为电子设备厂。是当年很多县干部子女做梦都想进来的好单位。每年都有各路诸侯的子女开后门“塞”到我们厂里,视乎都见怪不怪了……。

 我是作为有文艺专长的知青之一特招进来的。听负责招工的厂政工办老徐(部队转业的文艺干部)说:“他是作为招工方代表,去黄集公社招工时,就瞄上我们宣传队这拨人了”,(恰巧我们当时正在公社宣传队排练节目,准备到各大队巡回演出)就想把我们这些有文艺特长的知青招进机械厂,以充实该厂的文艺力量。之后他去招工办拿分配名单时才发现,他一心想要的几个人竟被县招工办分到了建筑站,这其中也包括我,便连夜找人用“狸猫换太子”的手法将我们暗中和别人调换,我这才和“建筑工人”的职业擦肩而过。但这一幕丝毫不影响我和一唐君之间的友情,我们隔三差五的相约,时而聊天,时而小酌。

  我们由知青蜕变成一名工人,由农村户口转为城镇户口,由吃生产队分的粮到吃上国库粮,方才感觉生活有了目标,人生有了奔头。之后的几年里我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专研,掌握各项技术。我先后做过车工,电工,电子调试工,电子产品外观设计,冰箱生产线总检……如此多的历练养成了我干一行,专一行的习惯。一唐君在水泥构件工岗位上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水泥预制板,椼梁预制技术,很快就从水泥构件工岗位上脱颖而出,不久就调入生产部门走上了管理岗位。那时我们俩彼此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趁着年轻多学点技术,对得起“三等公民”这光荣称号。

  由于我的工作是电子产品外观设计,经常需要拍一些产品资料。出于工作需要,77年科里从上海购置了一架海鸥120双镜头照相机 ,还专门为我建立了暗房,添置了放大机和所需冲印器材装备, 其规模不比当时的国营洪泽照相馆差到哪,这一切又为喜爱摄影的一唐君和我有了“近水楼台”。他自己也有一架海鸥205相机,每逢假日我们就结伴而行,骑车去附近农村拍照采风。一唐君的方位感特好,我进村子只要稍稍一转就迷糊,不知东南西北,而他总能把我从迷宫式的村落里带出来。中午我们就在野外田埂上小憩,吃着各自媳妇为我们做的干粮充饥。偶尔也为当地有拍照需求的“二哥二嫂”拍一些生活照片(有偿服务)。晚上我们就在一起冲胶卷,印照片,为单调的生活增添不少的乐趣,那段日子过得很充实。我和一唐君在一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82年底他举家调回南京……。

  是金子不管放到哪都会发光。后来还是从别人那里得知一唐君调回南京后先是在一家构建厂工作,不久就领导了该厂的工作,这期间他仍不忘记提升自己,自学并完成了电大的学业,企业改制后在三建集团公司做副总期间又完成了东南大学本科的学业,直至现如今在大地集团公司任副总裁依然孜孜不倦地为江苏建工企业默默奉献自己……。直到最近我们在博客里再次相遇。在这里特别要感谢我们的肇舒大哥,让我们这对相互寻找了多年的朋友能在“二中老三届”这个家园里得以重逢……。

 

                                                    王敬民

                         2015年元月23日 于广东中山

                             

“喜闻”一唐老友入群有感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闲暇时二人去农村拍照采风,中午坐在野外田埂上小憩,吃着各自媳妇为我们做的干粮充饥……


“喜闻”一唐老友入群有感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