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敬民的博客

音乐/ 绘画/ 是我一生的追求与享受

 
 
 

日志

 
 

“养猪”趣事 ——苏北插队拾零之二  

2015-01-11 20:36:02|  分类: 知青生活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养猪”趣事  ——苏北插队拾零之二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在苏北插队的日子,对我们来说如同八年艰苦抗战一样,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个年头。这一年(1971年)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巨变。 朝夕相处的插队伙伴在这一年里都先后走了,其中一个由大队推荐去南京上了铁运输学校,一个迁回邗江老家继续务农,另一个则跑的更远,回浙江宁海老家进了村办厂。剩下我一人,独守三间没了人气的土坯茅草屋,失落感可想而知。然而生活还得继续,尽管“一人吃饱全家饱”,偶尔练练小提琴,看看书外,大部分时间还是相当寂寞的……

 一天晚上,干堂来串门,他小我两岁,是我在队里好伙伴之一。18岁不到家里就给他娶了媳妇,是东边大孙庄的,媳妇叫永兰。干堂家在队里算是富裕人家,又是独生子,平日里大人小孩都叫他“老四十子”,因他妈妈四十岁那年才生的他而得此雅号。我们一边吃着小果子(当地的一种食品,用面粉加糖精混合后油炸而成,很硬)一边聊天,他说:“与其一个人过,还不如养头猪来打发时间哩……如何如何”。我知猪这种家畜好饲养,而且嘴又泼,啥都吃,况且是农民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我说我毕竟没有养过猪呀?干堂说:“不怕,有他哩”……。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张罗养猪这件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了。早就听说村西头文礼家有一半拉子大的猪要卖,吃过晚饭就匆匆过去打探,得知“角子猪”(当地方言)要一块二毛钱一斤,说看我是本家,又在一个庄上,一块钱一斤卖给我算了,由于买猪心切,我二话没说,急吼吼地跑回去拿出积攒了许久的几十块钱,最后花了四十块钱把一头四十斤的“角子猪”开开心心地牵回村东头自己屋里,这天上,猪和我住在一起。

 第二天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撘好了猪圈,还特意在里面铺上厚厚的稻草秸,生怕冻着猪,用一只平时我都舍不得用的瓷盆给猪作饲料盆。此举如同现在都市人养宠物般,堪称无微不至。就连睡觉时都憧憬四五个月后我饲养的猪长得又肥又壮,定能卖个好价钱,我就“拽”了。(当地方言—发财)。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收工一到家,第一大件事就是忙着喂猪,我用麦麸加番薯叶拌好后喂它,这在当时已是上好猪饲料了,一般农户都是以糠皮喂之。之后我才给自己做吃的,尽管如此,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充实了许多。但好景不长,慢慢开始发现这畜牲不近人情,似乎在糟蹋饲料,每次满满一盆猪食端过去喂它,过一会再去看发现饲料盆早已被它拱翻,猪食撒了一地,估计也就吃了三分之一左右。不懂养殖的我误以为是这畜牲和人一样挑食。便趁赶集的时候请人买了一百斤山芋回来(在当时才二三分钱一斤)不像现在要几块钱一斤。把它煮熟了捣碎再拌上麦麸喂它。开始还不错,可维持不了几天老毛病又了,继续糟践粮食,弄得我头大,不知所措。无奈之下叫来干堂问起缘由,干堂的一番话我听后如五雷轰顶……他说那天我买文礼家猪时他正好不在,和媳妇一起回娘家了 ,回来就听别人说我买了某某人家的猪,说我给人“坑了”。他早就知道这头猪不吃食。“在行人”(当地方言)买猪时首先看外形,通常骨架子大,脖子短而粗,嘴巴短而圆,腿短屁股大的猪能吃能长。再看看我猪圈里的家伙嘴尖脖子长。屁股“希嘎肉没得”(当地方言),标准的尖嘴猴腮。干堂还说:“不仅如此,这猪肚子里可能还长寄生虫哩,所以才会既不吃,也不长”。此时我被他说的精神彻底崩溃了。问他咋办,他口气坚定地说:“赶快卖了,”我说才养了二十几天,再说今天刚刚逢过街,离下次“逢街”(当地方言--集市)还要等好几天呢,干堂说赶紧趁这几天好好喂喂它,或许还能收回本钱,事到如今也只好按他说的办了。之后的几天里我换了法的调养这畜牲,今天喂玉米,明天喂豌豆,不怕各位见笑,卖它的那天早上我是用大白菜加米饭喂的猪,这畜牲还是一如既往地不领情,继续作践粮食……(也可能是我)。

   由于我头天晚上就和队里一个叫文成的弟兄说好了,所以他一早就如约而至,他带的小扁筐一边是自己的山芋干,一边是我的那头猪,我用鸡蛋煮面招待了他,吃完后我们就出发了。 记得那天很冷,出了村东头往北是和大孙庄毗邻的一条小路,路边有一条河沟,是夏天用来灌溉的,虽已过了灌溉季节但里面还是有没膝深的水,走着走着不知什么原因,那头猪脱筐而出,一下滚到小河沟里。猪由于前后腿都是细绳捆着的动弹不得,急的我叫文成下去把猪捞上来,文成也怕下水,就用扁担把猪往上“挑”,反复“挑”了几次,最终和他一道才把猪从河沟里捞出来。再看此时的猪已呛得半死,浑身潮湿,就这样折腾了近两个时辰才到达黄集猪市。此时已近中午,猪市里做买卖的农户也不少,我那可怜的猪缩在那里瑟瑟发抖,半天也无人问津,急的我“一点章程也没得”(当地方言)。直到快两点,猪市都要散了才有一个(带西顺河口音的)人看上了我的猪。讨价还价后,以每斤九毛钱的价格买走了我的猪。卖猪时秤了下还是四十斤,一两肉都没长。直到手里握着一大把卖猪钱,才敢笑那人一定是个“二货(当地方言——脑子进水)。事后我又请文成在黄集一家小羊肉馆子美美地吃了一顿,回到队里时已是下午后半晌。

一个月的养猪经历,总结归纳起来是:赔了买猪钱,赔了饲料钱,还白白搭上一个月的“精气神”(当地方言)。真是隔行如隔山啊。打那 天起,我又重新开始过起了一个人的日子,生活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  

                                                                                                                                                                                                                                                                        王敬民

                                   2015年元月9日于广东中山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