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敬民的博客

音乐/ 绘画/ 是我一生的追求与享受

 
 
 

日志

 
 

《豌豆的故事》— 苏北插队拾零  

2015-01-11 20:17:16|  分类: 知青生活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豌豆的故事》— 苏北插队拾零 - 王敬民 - 王敬民的博客

 我这人五谷杂粮啥都爱吃,唯独不吃豌豆。追其原因还得从年轻时在农村插队的一段往事说起……

文革后期的1968年,我和二中成百上千的学生一样,告别亲人,离开南京这六朝古都,去苏北农村插队。当时大桥尚未通车,我们是凌晨5点从下关码头坐轮渡到浦口,再乘汽车一路颠簸好几个小时才到达洪泽县黄集公社,那年我刚满18岁。当时的地方政府根据国家对知青的政策,给予每人每月八元钱生活补贴和供应二十斤大米的特殊照顾,且每户发放一个粮食供应本。虽说我插队落户点地处苏北,好歹也算是鱼米之乡,但在那个年代,土地贫瘠,生产资料匮乏,生产工具落后。我插队所在的小王庄,全队380多亩耕地只有一条黄牛和一个小牛犊,一亩水田无论你怎么“倒腾”,一季下来也就收获一百几十斤原稻(未曾脱粒的稻谷)。小麦的收成更差,仅六七十斤左右。这种纯粹靠天吃饭的劳作方式,导致农户们断粮断炊的情况每天都有发生,人均三亩多地,产出却养活不了一个人。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简直不可思议。当时幸有国家体恤知青的政策作后盾,知青们暂且有米果腹,才免受饥饿之苦。但钱粮补贴只有十二个月,以后咋样那时谁也不知晓。

记得那年(69年)特别寒冷,刚刚过完春节回到农村不久,春荒就降临了,每天都看见有“妇道”(当地方言—女人)拿着口袋,簸箕,带着孩子到队长家倚在门槛前,眼里流着无助与期盼的泪水,央求预支点粮食。队长也“着实无奈”(当地方言),因为社屋里除了稻种,已无粮食可支配了。甚至有人提出分稻种……这在当时是万万使不得的,弄不好是要“杀头”的。这时便有精明的“二哥二嫂”们盯上了我们手中的粮食供应本了。一天晚上。有“二嫂”借故上门,稍作“寒暄”,便尴尬地开口借粮且编出些让你无法拒绝的理由,使你感觉到不帮他都于心不忍。经我们全体同意后借给那位二嫂十五斤大米,只见她带着一脸感激之情,怀揣粮本开心而去。屋里煤油灯那微弱闪烁的光亮映着她远去的背影……。借粮的消息不径而走,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这口子一张,便无法收手。之后几乎天天都有社员上门借粮,理由虽不尽相同,但目的都是一样的(缺粮)。唯恐我们不借并允诺麦收时一定还上好的小麦,如此等等。无奈之下,我们几乎借光了粮食供应本上所有的供应粮,大概有近六百斤,仅剩少量留作自用。在那个贫苦饥饿的年代,也算是“赈灾”壮举了。此后我们的生活标准便每况愈下,几乎天天都是以山芋干饭,棒头面粥外加咸菜度日。插过队的男知青都有特别能吃的感受,那时我们饭量大的惊人,四人一顿饭要六斤米,最后就连锅巴都一扫而光。那时对“油水”二字的期盼是我们唯一的奢望……我们就在这青黄不接的日子里熬过了近两个月的时光。

转眼间麦收季节到了,收完麦子的二哥二嫂跟我们耍起了“西皮二黄”。还来的不是我们期盼已久的小麦,而是随小麦一起收割下来的豌豆。一时间屋里的大小笆斗以及盆子,袋子里装满了“灰绿灰绿”的豌豆。虽然顿显富有。但心里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意味着它将是日后我们赖以生存的口粮。此后的每一天我们都与豌豆朝夕相处,“唇齿相依”。收工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天晚上浸泡了一夜的豌豆拿到隔壁老婶子家,将其加水用石磨碾成稀糊状,俗称“拐磨”。开始是老婶子帮我们打理这一切,再后来我们也逐渐学会了拐磨的基本方法,因为在农村这是一项必须掌握的生存技能。头两天还勉强对付,之后身体开始出现状况,豌豆这种粮食作物吃了屁多不说,关键是肚子发胀。二是和咸菜惨和后容易反胃,再者是口干上火,老得喝水。尽管如此,每天还得面对田间繁重的劳作(夏收夏种)。我们几乎尝试了豌豆所有的加工方法(豌豆饼,豌豆马糊,豌豆糕,豌豆面条,煮豌豆,炒豌豆等等)以至于后来只要看见豌豆,头就大,想到豌豆心里就发怵,一日三餐让豌豆给折腾的浑身“希嘎力气都没得”(当地方言)。更甚者是睡到半夜,因口渴难耐而迫不及待地把头埋到水缸里喝水……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上工的哨子一直吹到了床前,看到我们躺在床上的熊样,没人理会这“催命”的哨声。队长的威信也就荡然无存,只好挂着一脸的怒气,极不开心地踹门而出,那一天我们算是集体“闹罢工”了。这种连续二十几天以豌豆为主食的生活,在当时我们那里所有插队知青群里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偶而苦中作乐时,曾把这段时间的生活调侃为“自己作孽自己受”罢了。

  当时也曾想过去离我们不远,也就二里路都不到的大孙庄女知青点,借些粮食以聊无米之炊,终因年轻稚嫩,碍于情面,竟无人愿担此重任。无奈之下,还是陆酸(同户知青之一)想出妙招,说:“ 欲此下去,还不如去岔河其他知青点串门哩……”,说白了用现在的流行词汇就是外出“蹭饭”,此招绝好!于是第二天“一大清早”(当地地方言)我们就关门上锁,一行四人踏着乡村土路,迎着初升的阳光 ,途径篆三,陶石,娄赵(大队)向东一路高歌,徒步四十华里至岔河公社二中插队知青中我们几乎所有认识的知青点,厚颜登门做客长达半月之久。躲过了因“赈灾”壮举而引发的那场“豌豆”危机。

悠悠往事,恍如昨天。打那以后至今的几十年里,豌豆尽管依然受到众多人的青睐,而我却再也提不起对它的兴趣。因为它真的“重伤”了我……。                             

                                                         王敬民

                             2015年1月5日凌晨   于广东中山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